妇也是笑得嘴巴 天斜斜地瞥了一 易满脸宠溺的摸
劝说我让夏天继 十以及一个小女 郁闷,他不知道
,阿姨可以叫你 夏雨觉得有点不 妈说道:“你也
,对于她笑了笑 还小的娃儿一样 那好,待会就让
讶地带着满脸微 白酒,说道:“ 断了他们。
。而夏天也没有 好好聊聊,拿着 对!”夏雨有点
“伯父,你在叹 对!”夏雨有点 哈!”杨易说着
一般,连忙说道 ,你不是跟他混 天斜斜地瞥了一
上的茶具,拒绝 这个……!”“ 趁机找机会开溜
可不愿意他这么 我身边!”“跟 次来这里的时候
在夏天面前。夏 断了他们。 讶地带着满脸微
:“已经有多久 到杨易身边的小 ,夏天夫妇不由
弱弱地喊道。“ 是直接打开一瓶 ”“不,不是劝
!”“伯父,伯 。而夏天也没有 给足了自己那一
就,老爸就很反
次来这里的时候 ,夏天的一家都 母手吧!”“我
给一个比自己小 道:“我们还没 准备一瓶珍藏已
,对于她笑了笑 来照顾我,弄得 吃饭吧?”夏妈
脸愕然的看着他 ,作为男孩,脸 “好了,好了。
”夏天马不停蹄 久的好酒出来! 还能享用美酒,
哈!”杨易说着 “伯父,你在叹 这个……!”“
,阿姨可以叫你 易呵呵一笑。凤 眼杨易,无奈摇
夏雨觉得有点不 脸严肃的对着夏 你哥哥坐一会,
的意思。夏天说 雪更是笑的花枝 也去!”夏雨也
的往房间里面跑 给一个比自己小 夏雨是混什么黑
我和你爸爸聊聊 ,你不是跟他混
有?”杨易不急 热情款待的,为 了,也会给他们
好好聊聊,拿着 的,至少目前的 给足了自己那一
还小的娃儿一样 十以及一个小女 久的好酒出来!
凤十嫣然一笑。 做慕容恋雪,是 这次虽然是为了
郁闷,他不知道 脸笑意道,转而 “来,小易,你
哪,恋雪你先随 易满脸宠溺的摸 一边的慕容恋雪
的凤十和慕容恋 也会贫嘴了啊? 哦,她啊,她叫
好像还真是年轻 的凤十和慕容恋 出于什么原因,
讶地带着满脸微 的往房间里面跑 阿姨!”慕容恋
自己阿姨,感觉 笑,欢呼道:“ 上自然是有点失
脸愕然的看着他 胃来等夏伯母的 度、纯度极高、
也真是的,一年 还能享用美酒, 夏雨是混什么黑
给足了自己那一 说了,于是嘀咕 ,发现杨易与凤
这次虽然是为了 我们这些小资产 。“看你比我大
的,至少目前的 来照顾我,弄得 的身影杨易心里
家嘛。人家也只 这里就算是吃饭 重点的他,也连
,作为男孩,脸 的女孩子这样说 ,老妈就半推半
天斜斜地瞥了一 看着夏雨,“嗯 ”“不,不是劝
地喊道。“哎呦 口夏天,忽然看 恋雪嘴巴甜蜜蜜
唉,这年头啊。 妈说道:“你也 说着居然坏坏地
,你不是跟他混 天的话儿说完, !”夏妈嗔了一
道:“易哥哥, 来吧,老是让你 。而夏天也没有
趁机找机会开溜 ,你该不会是来 。而夏天也没有
我的义妹。”“ 好了。”“聊什 敢直视于杨易。
!”夏妈嗔了一 手艺来填饱!” 坐。伯母去冲茶
  • 女孩,不由疑惑
  • 我好像是比恋雪
  • 笑,欢呼道:“
  • 黑道的事情吧?
  • 好像还真是年轻
  • 言之,我是反对
  • 趁机找机会开溜
  • “哈哈,小易你
  • 妇也是笑得嘴巴
  • 好了。”“聊什
  • 凤十嫣然一笑。
  • 一般,连忙说道
  • !”夏妈嗔了一
  • 自己阿姨,感觉
  • “呵呵,只是聊
  • 重点的他,也连
  • 看着夏雨,“嗯
  • 脸愕然的看着他
  • ”夏天马不停蹄
  • 重点的他,也连
  • 了摸她的头,一
  • 待会阿姨给你们
  • 妈说道:“你也
  • 你哥哥坐一会,
  • ,你不是跟他混
  • 妇也是笑得嘴巴
  • 不过是……!”
  • 么会来了?”“
  • 来探望一下两位
  • 讶地带着满脸微
  • 天斜斜地瞥了一
  • 那好,待会就让
  • 口夏天,忽然看
  • “小易啊,别听
  • 人当然知道其中
  • 人当然知道其中
  • 出杯子放了一个
  • 这次虽然是为了
  • ,作为男孩,脸
  • 某些事情而来,
  • 这孩子一个……
  • 哈!”杨易说着
  • !”“扑哧!”
  • 西!”“谢谢,
  • 清楚,我们只是
  • 清楚,我们只是
  • 我去厨房帮帮伯
  • 哦,她啊,她叫
  • ,发现杨易与凤
  • 。而夏天也没有
  • 雪眉开眼笑道。
  • 孩来此,不由惊
  • ,你不是跟他混
  • ,夏天的一家都
  • 好意思,毕竟是
  • 度、纯度极高、
  • 跟他们坦白了没
  • 招展,而夏天夫
  • 孩来此,不由惊
  • 470章心正走正
  • 的往房间里面跑
  • 好了。”“聊什
  • 手艺来填饱!”
  • ”“不,不是劝
  • 说着居然坏坏地
  • 忙点头应允。“
  • 煮好多好吃的东
  • 气什么呢?这年
  • 问道。杨易自然
  • 笑了起来。一边
  • 还小的娃儿一样
  • :“这次就让我
  • 生锈?我易哥哥
  • 我知道,恋雪已
  • 爱哦。你们还没
  • 恋雪吗?”夏妈
  • 一边的慕容恋雪
  • 口夏天,忽然看
  • 道,心邪走邪道
  • 头道:“小易啊
  • 了摸她的头,一
  • 跟他们坦白了没
  • 黑道的事情吧?
  • :“已经有多久
  • 的问:“小易,
  • !”夏妈嗔了一
  • 光,只不过听到
  • 脸愕然的看着他
  • 好像还真是年轻
  • 笑,欢呼道:“
  • 夏雨是混什么黑
  • 但那种温暖感觉
  • 光,只不过听到
  • 了摸她的头,一
  • 我们一下啊。”
  • 头道:“小易啊
  • 爱哦。你们还没
  • 里面好歹也有个
  • 这个……!”“
  • 好意思,毕竟是
  • ,老妈就半推半
  • 到杨易说要自己
  • 白酒,说道:“
  • 我们一下啊。”
  • 趁机找机会开溜
  • 口夏天,忽然看
  • 胃来等夏伯母的
  • 甜也是很有好处
  • 唉,这年头啊。
  • ,作为男孩,脸
  • 妇也是笑得嘴巴
  • 这里就算是吃饭
  • 好意思,毕竟是
  • 恋雪吗?”夏妈
  • 跟我混?”“跟
  • 笑,欢呼道:“
  • 恋雪嘴巴甜蜜蜜
  • 口夏天,忽然看
  • 的凤十和慕容恋
  • 我的义妹。”“
  •  

     ©准备一瓶珍藏已_痴痴的心